十年三月三十日 更新至24集

主演:
竇驍古力娜扎徐正溪
導演:
佚名
類型:
電視劇 劇情愛情
地區:
內地
年份:
2019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1集
日本,一名員工因為不滿靳燃收購公司后裁員的決策,以極端方式威脅靳燃收回決策。靳燃果斷利落地處理員工的不理智行為。靳燃讓秘書偷偷給前述員工現金救急,并表示自己救急不救窮。但公司的原則和底線不能觸碰。袁萊和趙承志在婚紗攝影店拍攝公司宣傳用的照片,店員夸贊趙承志和袁萊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這時,袁萊收到總經理紀敖亭的電話,需要袁萊緊急"救火"。袁萊幫紀敖亭從前女友處找回丟失的優盤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2集
丁昂帶女朋友逛街,兩個貪玩的孩子不小心將咖啡潑在女友剛買的衣服上。丁昂的女朋友咄咄逼人,讓小孩子家長賠償,丁昂斥責女朋友的無理取鬧。女友要求丁昂給丈母娘買套房子做補償。丁昂憤怒得讓女友下車,并提出分手。丁昂在自家的售樓中心偶然遇見徐辛頤和男朋友高子富來買看房。丁昂主動和辛頤打招呼,看著辛頤和高子富甜甜蜜蜜的樣子,丁昂內心回憶起和徐辛頤相處的大學時光,沒想到喜歡的女孩快要嫁人了,不由黯然神傷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3集
第二天上班的袁萊聽到同事們議論公司空降了一個首席運營官,女同事們對這個傳說中的大魔王很好奇。袁萊不小心撞到了新晉公司的高管,卻發現就是靳燃。靳燃看著工位上的袁萊,輕聲呢喃:我回來了。靳燃新官上任三把火地召開全體會議。靳燃針對各個項目經理的優勢和劣勢做了分析,大家這才發現新來的領導是有備而來。靳燃掏出了一封自己寫的投訴信,指出袁萊負責的日本高端旅游存在的問題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4集
新娘轉過身,竟然是周西子,靳燃一度尷尬,但也喜悅地得知袁萊其實只是和趙承志保持著朋友之間的距離。新娘扔捧花,幸運落到了徐辛頤手中。高子富被大家起哄著向徐辛頤求婚。高子富卻以各種緣由沒有求婚,徐辛頤難掩失落。伴娘團敬酒,賓客讓袁萊喝酒,靳燃和趙承志一起為袁萊擋酒。靳燃跟隨袁萊訴說衷腸,被袁萊拒絕。趙承志不爽靳燃不告而別,也不爽他突然回來打破這么多年的平靜。兩人劍拔弩張,幸被趕來的丁昂化解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5集
趙承志得知袁萊在公司受到了欺負,帶著律師函前往非途公司。鮑博調侃趙承志和袁萊之間有不正當關系,趙承志差點和鮑博動手,被袁萊攔下。袁萊路過谷陽的咖啡館,回想起大學期間,自己那么努力追到學霸靳燃的興奮心情,現在卻物是人非。袁萊走進咖啡館,遇見靳燃在替谷陽工作。靳燃送給袁萊作為定情信物的三棱鏡,但袁萊果斷拒絕了靳燃的禮物,讓靳燃不要再浪費心思了,自己已不是從前的那個少不經事的小女孩了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6集
靳燃接到合作伙伴顧颯的電話,表示自己回國處理私人事務,引發了顧颯的擔憂。紀敖亭派鮑博調查靳燃,發現靳燃曾經在東方大學的數學系上過學,還有一個女朋友。但是畢業后到日本留學,毫無情面地攀上高枝。婚姻那一欄赫然寫著"已婚"。袁萊和小菲在咖啡館討看見李文渾身臟兮兮的走過。袁萊想追上李文了解近況卻又看見靳燃和供應商白總在一起,袁萊認為李文的一切都是靳燃造成的。袁萊前去給趙承志送合同,看見沈雙雙和趙承志動作曖昧。袁萊希望趙承志能夠幫助被性騷擾開除的李文。一旁的雙雙得知李文被性騷擾還被開除,決定為她討回公道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7集
高子富用氣球掛橫幅高調求婚辛頤,辛頤拒絕高子富,高子富糾纏辛頤,丁昂挺身而出救辛頤,高子富反誣蔑辛頤劈腿了,辛頤十分憤怒。丁昂帶著徐辛頤回到大學畢業之初租住的房子,并表示這個房子一直保留就是等待徐辛頤回來,徐辛頤再次租下這個房子。辛頤向丁昂講述了這段時間以來的遭遇和心情,尤其是當年到丁昂的生日會被當眾羞辱的場景。丁昂心疼辛頤,辛頤講述完遭遇后安心地睡去了,丁昂發誓要保護辛頤不再傷心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8集
非途旅游公司最近著重開發裴心島的旅游項目,紀敖亭問詢袁萊對裴心島的開發計劃。袁萊一腔熱情講述自己注重游客觀感的方案,紀敖亭感嘆眼前小姑娘的快速成長,但是實際上拒絕了袁萊的方案,紀敖亭希望袁萊能夠用更穩妥的方式幫助公司推動裴心島計劃。靳燃來約袁萊去看明天的日出,袁萊爽快答應,卻在衣服里看到靳燃的物品,在準備給靳燃送過去的時候,在走廊上看見靳燃和兒子視頻。袁萊頓覺五雷轟頂,,五年已經過去了,靳燃早不是自己認識的靳燃了,袁萊轉身回了房間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9集
針對裴心島的開發計劃,靳燃和紀敖亭在公司的提案大會上分別提出不同方向的旅游線路。總部決定,讓靳燃和紀敖亭的兩種提案均試運行一段時間,來檢驗一下到底哪種方式更合理。靳燃以初到公司沒有助手為由,借機抽調紀敖亭的下屬袁萊。拳擊館,靳燃和丁昂練習拳擊,丁昂調侃靳燃假公濟私把袁萊綁在身邊,靳燃調侃丁昂要勇敢面對自己對徐辛頤的感情,不然到時候搶親比告白可困難多了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10集
袁萊和靳燃到達裴心島,兩人實地考察了裴心島美如畫的情人崖。隨后靳燃帶了袁萊來到獨具特點的少數民族風情的民宿居住,還穿上了當地的特色服裝。袁萊也覺得這樣的安排,可以讓旅客有更好的體驗。靳燃送袁萊回到酒店房間,靳燃卻突然拿出手機和自己的 "兒子"視頻。袁萊尷尬,靳燃卻把袁萊一把攬住說這是自己的女朋友。袁萊才明白,這個孩子并不是他親生兒子,而是干兒子。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曖昧起來,袁萊接到趙承志的電話,袁萊把靳燃推出房間,心情變得很好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11集
為了安頓好游客,靳燃先安排大家進行自由燒烤,暫時緩解了燃眉之急。袁萊得知五星級酒店的房間都是被紀敖亭提前壟斷了,建議靳燃放下面子向紀敖亭請求幫助,畢竟游客的體驗是最重要的。袁萊的旅客看到閨蜜發的五星級酒店的房間,吵鬧著也要去住五星級酒店不想在沙灘上呆了。正在大家一籌莫展時袁萊看著遠處的房子,突然有了主意。袁萊和靳燃齊心協力,將一艘漁船重新粉刷和裝修,不僅新穎特別,還解決了游客住宿的難題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12集
接待游客的工作結束,靳燃和袁萊從裴心島回到上海,趙承志習慣性想送袁萊回家卻被靳燃阻止。趙承志不甘心,邀請靳燃來拳擊場比賽一局。酣暢淋漓的一場拳擊賽之后,承志放下執念,愿意將袁萊讓給靳燃,但條件是靳燃一定要對袁萊好,否則自己不會放過他。在非途公司的測評會議上,靳燃的浸入式體驗取得壓倒性勝利。紀敖亭向文森特反映盧卡斯想要裴心島線路的深度合作運營權,卻不想被文森特拒絕,紀敖亭加深了對靳燃和文森特的不滿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13集
趙承志和沈雙雙在崎嶇的山道上行走,沈雙雙意外失足,趙承志非常緊張,卻忽然發現雙雙墜落的"山崖"離地面也就幾公分,連個土丘都算不上,于是故意放手。這可嚇壞了雙雙。雙雙安全落地后,覺得趙承志是在意自己的。趙承志在山林中意外被一只毒蜘蛛咬傷。雙雙看著承志緊張不已,急忙給丁昂打電話,趙承志的意識越來越迷糊。丁昂指導雙雙給承志做簡單包扎。山里的信號不好,兩人的聯系時斷時續。丁昂打電話給120求助。沈雙雙按照指南針的指示背著承志向著西面方向走,就在沈雙雙體力透支的前一秒,雙雙等到了前來支援的人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14集
在醫院走廊,袁萊發現丁昂和徐辛頤之間的關系有些曖昧,丁昂暗示靳燃自己已經和辛頤在一起了,希望靳燃可以抓點緊。靳燃表示自己一定會奮起直追。為了進行影視協拍的業務,靳燃向紀敖亭借調袁萊來幫忙。靳燃和袁萊來到裴心島,接待思恩影視公司的制片人李靜,袁萊細心發現了李靜的特點獲得靳燃的贊賞。袁萊帶著李靜一連看了好幾個景點,李靜都不是很滿意。其實袁萊是利用李靜的心理特點故意為之,終于在最后一個景點獲得了李靜的滿意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15集
二天在裴心島的拍攝中,突然涌現出幾個漁民阻止拍攝進程,李靜責問非途公司是怎么回事。靳燃安撫李靜的情緒,袁萊悄悄跟著鬧事漁民離開,發現漁民在和翻譯小劉接頭。靳燃及時趕到斥責袁萊不該自己一個人去。在靳燃的壓力下,小劉終于承認是按照李莎的指示來做的。李莎剛好來到劇組,前去找李靜自我介紹,卻吃了李靜的閉門羹。袁萊當場質問李莎人還沒到就開始在劇組搞破壞,李莎拒不承認。這時候,靳燃出現,拿著李莎安排小劉的錄音給李莎聽,李莎啞口無言,狼狽離開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16集
靳燃問袁萊怎么處理一直暗中破壞的李莎,袁萊認為低調處理比較好,畢竟這件事公布的話會影響到公司在客戶面前的形象,靳燃感慨袁萊變得越來越成熟。靳燃暗示袁萊,李莎的事情可能背后有人出謀劃策,袁萊開玩笑說難道靳燃就沒有做過見不得人的事情。靳燃回想起往事,沉默不語。靳燃和袁萊發現一對夫婦在問前臺有無空房,女方看起來即將臨盆。善良的袁萊把自己的房間讓給他們,但為了保障劇組房間的安全,借著探望孕婦的時候驗證孕婦是真的懷孕,于是放松了警惕。沒想到這對夫妻在袁萊走后,偷偷拍攝了演員的親密照。袁萊和靳燃共處一室,曖昧的氛圍在漸漸升起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17集
趙承志回憶起和沈雙雙從相遇相識到相知的點點滴滴,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滋味,卻也始終無法處理好和袁萊之間的平衡。文森特讓靳燃火速處理拍攝中的危機,這件事給公司造成了很多負面影響,除了索賠之外,還有股東要撤資,令非途雪上加霜。紀敖亭看似為靳燃開脫,實則落井下石。靳燃承諾文森特一定會幫助非途公司度過難關。袁萊因為自己的失誤十分自責,靳燃細心安慰,兩人在路燈下擁吻。靳燃背著袁萊回家,讓袁萊覺得很溫暖。靳燃通過日本好友,吸引新的投資方。袁萊邀請盧卡斯和公司合作,暫時解決眼下的資金困難。袁萊的表現獲得了文森特的肯定,紀敖亭在袁萊的話中明白這是靳燃在背后做安排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18集
靳燃和袁萊攔住了那個娛樂記者,在沈雙雙專業的責問下,娛樂記者知道自己行為涉嫌違反了法律還要支付巨額賠償,嚇得立即供出的確是受李靜助理玲玲所托才這么干的。靳燃和袁萊推測,這可能是李靜在背后故意搞鬼,目的是為電影宣傳造勢。趙承志對沈雙雙面對娛樂記者臨危不亂,法律條文倒背如流的蛻變刮目相看。此時有個男人來搭訕沈雙雙,被趙承志趕跑。趙承志抱著喝醉的雙雙回家。靳燃在咖啡館遇到趙承志,趙承志說第一次見袁萊的時候就喜歡上袁萊了,他已經習慣在袁萊身邊,所以不能接受別的女孩子。靳燃勸趙承志學會珍惜,不要像五年前的自己一樣放棄了最珍貴的感情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19集
沈雙雙故作有人追求的樣子,經常發參加海歸朋友聚會的照片,還讓男閨蜜來接自己下班,故意和男閨蜜擁抱。趙承志吃味不已。眾人給靳燃過生日,袁萊送給靳燃運動手表當生日禮物,靳燃非常喜歡。徐辛頤看到顧颯覺得這個女人不簡單,告誡袁萊少跟她交往,袁萊告訴辛頤這是公司的新股東,相信靳燃會處理好他們之間的關系。公司例會,袁萊提出實施公益計劃挽回非途公司在之前事件中的負面形象。李莎和袁萊分別制定詳細計劃。沈雙雙在公司收到玫瑰花,趙承志吃味不已,以老板的身份要求辦公室不準放花,沈雙雙對趙承志的無理要求無可奈何。最終在公司的決策會上,袁萊和李莎的計劃分別做闡述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20集
在林珊的工作室,袁萊看到靳燃讓林珊幫忙修的手表,知道靳燃喜歡的是顧颯推薦的機械類手表,心里五味雜陳。靳燃找袁萊解釋和顧颯的關系,答應以后發生事情會第一時間告訴袁萊。袁萊接受了靳燃的解釋,和靳燃冰釋前嫌。綠途計劃啟動儀式的準備現場,一盆花無故跌落,袁萊為了救小菲擦破了手腕。顧颯遞過袁萊創可貼,趁機表達自己只是把靳燃當弟弟,希望袁萊不要再誤會。紀敖亭從鮑博調查的資料得知,靳燃在東京以收購其他公司為主要工作。紀敖亭懷疑靳燃進非途的真實目的。袁萊,沈雙雙,徐辛頤在袁萊家慶祝姐妹之夜,互相討論最近的生活狀態和情感狀態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21集
靳燃問詢顧颯為什么讓袁萊繼續跟進綠途計劃。顧颯故意岔開話題,以國外發展前景更好,亞歷克斯想念靳燃為由,繼續勸說靳燃回日本。靳燃果斷拒絕顧颯,表示只有在國內發展才能實現夢想。顧颯看著靳燃堅定的樣子,一時之間不知所措。靳燃在樓下等袁萊,靳燃緊緊擁抱袁萊,希望袁萊不要生自己的氣,害怕再次失去袁萊。袁萊的心里也對靳燃有著深深的心疼。徐辛頤的項目組獲得公司項目的第一名,員工興奮的等著被總監叫到辦公室升職加薪,徐辛頤也焦急的等待著。總監夸獎幾句后便讓徐辛頤回去,徐辛頤據理力爭為什么沒有升職加薪,總監說給過徐辛頤升職的機會,是她自己懷孕了沒辦法接受,徐辛頤心有不甘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22集
晚上,靳燃約袁萊去餐廳吃飯準備求婚。袁萊疑惑"漢光收購案"和靳燃究竟有什么關系,回想起靳燃絕不會再欺騙自己的承諾,決定當面問個清楚。靳燃在餐廳始終沒有等到袁萊,起身離開。袁萊小跑著去找靳燃,兩人終于在餐廳外相遇。袁萊急切的想要詢問漢光收購案和靳燃沒有關系。靳燃坦白漢光收購案就是自己一手操盤做的。靳燃和袁萊解釋事情的原委,認為漢光收購案是必然的趨勢,只是沒想到負責人走了極端。袁萊認為靳燃竟然不覺的懺悔反而理直氣壯,兩人大吵一架不歡而散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23集
徐辛頤早高峰在地鐵站等電梯時,遭遇后面的男子插隊,徐辛頤著急開會,和男子產生爭吵,幸得一位婦女挺身而出得以解圍。徐辛頤跟丁昂抱怨在地鐵里遇到的插隊男,丁昂憂心忡忡地說要帶徐辛頤回去見自己的媽媽。徐辛頤回憶起去給丁昂過生日時遭遇的歧視,對見這位未來的婆婆產生畏懼和擔憂。丁昂承諾,無論發生什么事情都會站在徐辛頤這邊。李莎不滿公司的流言非議,故意將非途的公益預算算錯,夸大為貪污公益資金,爆料給張薇工作室。靳燃約張薇一起商量綠途計劃的宣傳事宜,被袁萊和公司的其他同事看見。
十年三月三十日 第24集
非途公司盛傳靳燃畏罪潛逃。袁萊相信靳燃的為人,反復給靳燃打電話,留言,卻始終沒有得到回復。紀敖亭再次找到文森特強調不能因為靳燃的缺席影響公司的運轉,文森特只好暫時把綠途計劃交給紀敖亭。總監以徐辛頤懷孕為由,讓徐辛頤將手里卡諾的案子全部交接給空降的西蒙,辛頤據理力爭,但是總監已經決定無法更改。蔣莉收購了卡諾公司,前往塞維諾詢問項目的進展。在電梯里,蔣莉聽見小姑娘討論徐辛頤因懷孕遭遇公司歧視,將項目轉交給只會拍馬屁的西蒙。蔣莉詢問總監卡諾項目的進展,總監將剛上任的西蒙拉出來當負責人。面對蔣莉連珠炮的詢問,西蒙毫無招架之力,臨時翻資料。
評論加載中...
中国足彩网积分有什么用